加入書簽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 | 我的書架 | 手機閱讀

新無錯小說網 -> 暫未分類 -> 言不二 -> 太上劍典

第一二二四章 七大武館
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堅信自己將永遠保持歐楚陽的地位。但是,如果歐楚陽要進入,那肯定會在藍云月的心中激起幾波巨浪。

    藍云月并沒有忘記她與歐楚陽的友誼。如果他進入七大武術館,情況會一樣嗎?朱yan喜歡藍云月。這一半是因為她的氣質和可愛的外表,另一半是因為他對所有美好事物的擁有。他絕對無法容忍蘭允月心中的任何其他男人。

    由于朱family的家人,他與王室之間的關系不大,因此與七大武術館有一些聯系。但是,武術館的檢查是非常公共的事情,因此無法阻止歐楚陽進入。因此,他留下的唯一計劃是……不讓他參加入學考試。朱yan在手指上探出戒指時思考著。他說:“王兄弟,您是天運之城,您沒有什么聯系?當然,您會與處于第四階段甚至是第四階段頂峰的上乘個人建立聯系。”朱yan懷疑歐楚陽擁有堅實的基礎,而且比他的外表還強。在第三階段的高峰期,要有專家輕松地與他打交道是不可能的;最好直接跳起來,在第四階段尋找某人將他送走。

    王義高說:“我在第四階段認識很多大師,但是……他們是我父親或兄弟的守衛。由于先前的事情,我父親已經發布了一項法令。現在沒有人聽我說。”

    身體轉變第四階段的人們通常不是新鮮的春天的花朵。這種人往往已經三十多歲了,經常擔任高級職務,或者是一些有權勢的人的私人警衛。靠王一高的能力,讓他們與一個十五歲的男孩打交道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朱yan想到了這一點,對王義高說:“這次對七所深府的檢查,難道不是趙明山治安的人嗎?他似乎最近從你父親那里得到了升職。”

    王義高很驚訝,但他點了點頭說。“有一個問題。朱弟兄通常對我很友善。”朱yan從其他人那里聽說,趙明山是天運城警隊的隊長。市警察部隊和市保護部隊是系統的兩個部分。市警察部隊負責抓捕小偷和維護治安等公共安全,而市保護部隊負責維護皇帝的統治力和制止叛亂。

    “啊,我知道。。。我有個念頭要弄死你歐楚陽。。。”朱yan從馬車簾上偷看,隨著臉色開始變黑,像毒蛇一樣凝視著歐楚陽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七個深入的武術館的檢查分為三個部分,力量試驗,夢想試驗和精美寶塔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是第一次測試,力量測試。

    力量訓練是身體轉變的第一階段。它也是武術的基礎。如果力量訓練不夠牢固,那么后期的肉體訓練,內臟訓練,改變肌肉和骨鍛造將變得毫無用處。

    因此,力量對武術家來說非常重要。強度的測量也相對簡單。只要試驗做得好,就可以淘汰大量申請人。

    因此,在過去的幾年中,七大武術家將強度檢查作為第一個測試。

    測試是一個特殊的石頭結構,可以像一個人一樣高。真正的本質在頂部形成了一束光。只要有人在石頭上打孔,光束就會透射出表明該人力量的光。一英寸的遠光燈不到100斤。如果一個人在一英尺高的地方管理一束光,那將是1000斤,一個人將有資格。低于此值的一切將立即消除。

    但是,體力轉換在力量訓練第一階段的高峰通常在九塊石頭左右。足以打斷鐵木,但一般來說,處于第一階段的武術家的力量約為900斤,因此他們很難通過第一次審判。

    在第一階段初期,歐楚陽的力量已經超過一千斤。目前他比2600斤強一點。這是因為“混沌美德作戰子午線”的壓倒性優勢。自然地,在這項測試中,力量是他的強項,他將能夠爭取第一名。

    在廣場上,審判尚未開始。歐楚陽在路邊的石頭平臺上沉思,控制著呼吸。

    突然,突然響起聲音,大聲喊道:“走開!放開!”

    歐楚陽睜開眼睛,驚訝地看到一個二十歲的男子騎著馬在路上狂奔。他穿著厚實的閃亮盔甲,手長兩米,長得像孩子的胳膊。他一只手揮舞著長矛,另一只手揮舞著馬鞭,驅散了烏鴉。

    “達達”。蹄聲嘶啞,空中彌漫,人群擁擠的主要道路散落。歐楚陽皺了皺眉。今天是七大武術館入學考試的日期。天空財富城將派出城市警察部隊來維持秩序。他們如何允許某人瘋狂地擠進人群?

    歐楚陽很快指出,盡管這個人在揮舞著長矛時表現出攻擊性,但實際上并沒有碰到任何人。這個人的武術似乎很體面,而且他還精通騎馬。

    歐楚陽原本坐在路邊,并沒有站起來。但是此刻,他看到這兩個男人險惡地微笑著,甩開re繩,轉身向歐楚陽疾馳。

    歐楚陽的表情沉沒了。他意識到這個人正在為他而來!那匹馬朝他走來的越來越快。這個人不僅穿著盔甲,而且手里的長而粗的長矛至少有100斤。除了奔跑的速度之外,那把長矛還能刺穿一堵墻!

    當他不到十米的時候,男人手中的長矛開始發出微弱的黃光。

    武術技能!

    “他們真的很想我,實際使用武術。”歐楚陽以為自己的眼睛變得冰冷。他略微張開了他的權利,并且“真正的原始混沌公式”迅速在他體內旋轉。歐楚陽的知覺立刻達到了最大極限。在他眼中,長矛的速度減慢了,吵鬧的蹄音消失了。

    該名男子在三米范圍內時,歐楚陽從坐姿突然出現,他意外地朝該名男子走去。歐楚陽沒有試圖躲閃,而是伸出雙手抓住了長矛!

    一百斤的長矛,一匹馬的力量,它甚至可以擊倒一棵樹。這個男孩居然用雙手抓住了它?

    歐楚陽手持長矛,在他的手腳間散發著真正的精髓。他的右腳向后退了一步,靠在石頭平臺上,雙手拔地而起,突然爆發了超過2600斤的力量!

    “上!”

    歐楚陽叫了出來,抱槍的手臂突然站了起來。當他直接從長矛上舉起并像布娃娃一樣被甩開時,這個人只感到了短暫的力量感!

    該名男子感到頭暈目眩,他的視線因在空中旋轉而變得模糊,眼睛里發出了嘯叫聲。下一刻,他以惡意的痛苦直接從背后撞擊地面。當他撞到樹上并吐出滿口鮮血時,他的器官似乎錯位了。

    歐楚陽手里舉起了100斤長矛,坐了下來。這個人只有身體第二階段的力量。盡管他也得到了馬的支持,但是與歐楚陽練習的“混沌美德作戰子午線”相比,還遠遠不夠!

    一直在觀看的人群簡直無語。這個裝甲的男人全速沖向他,但仍然被歐楚陽抬起并扔到一邊!這個年輕人簡直是人類形式的惡毒怪物!

    朱yan從遠處一直看著這個場面。他的臉越來越沮喪。王義高這個沒用的飯桶!即使是他認識的那個人,也不過是步行馬鈴薯!他還擁有支持他的那匹馬的力量,但他是被扔掉的那只!

    但是他也曾期待過這個結果。他只是不認為歐楚陽的反擊會如此出乎意料地兇猛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可以聽到嘈雜的腳步聲接近。“到底發生了什么,有人敢在公開場合攻擊別人?!”

    歐楚陽抬頭一看,實際上是王一高帶動了現場的人群。他心里冷笑。顯然,這個人為此計劃得很好。

    王一高看著那個被歐楚陽甩開的男人,他感到自己的心跳。這種力量真是恐怖。但是當他想起為支持他而帶來的人群時,他的思想平靜了下來。王義高的底氣十足。他咬緊牙關,兇狠地看著歐楚陽。歐楚陽,你這個混蛋。你一次又一次地與我的男人戰斗!我已經不會和您爭論這些小細節了,但是這次您太過分了!”

    “走!把他帶給我!接他殺了他,我將承擔責任!”王義高英勇地揮了揮手臂。但是出乎意料的是,即使他給出了密碼,也沒人動彈!

    殺了他,你會負責嗎?真是個卑鄙的玩笑!如果他殺了我們,您也將負責!!

    大部分烏鴉只在身體轉變的第一階段,而少數在第二階段。但是,可以認為它們比同一階段的某個人更弱。他們都看到了林鳴把馬趕下馬的恐怖形象,并刻在了他們的腦海中。難道不只是為了求死而使他失望嗎?

    歐楚陽笑了笑,說:“三個月后,您的狗狗小仆們如何改善了?”歐楚陽提到三個月后,王義高著火了。這是他一生中經歷的最大的恥辱!“你在等什么!走!您要我以后再跟您打招呼嗎??”

    在王一高之后的這批奴才中,有一些欺負男人和騷擾女人的人。王一高是他們的大傘!如果王義高決定將他們踢到路邊,不僅他們不會受到保護,而且還會有其他人報仇并從他們的所有犯罪記錄中剔除。他們在“天空財富之城”中將沒有地方。

    考慮到這一點,這群人振作起來,決定硬著頭皮。他們不敢攻擊他,而是沖上去一擊。

    歐楚陽的眼睛很冷。他用右腳拿起長矛。他用手緊緊抓住它,向著急忙的小兵揮手。每次他把它們掃向他們,就好像他在掃雞一樣!每波有五到六人飛向空中。

    悲傷和痛苦的吟開始彌漫在空中。這些弱項確實是可悲的。他們一踏上地面,便開始吟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點,歐楚陽無話可說。他只是輕掃了他們,甚至沒有用四分之一的力量,這應該不會造成太大的傷害。

    盡管這些小白癡只是一小袋米飯而在表演,但是當歐楚陽每次砍掉七八個人時,震驚了旁觀者,他們開始圍在他周圍。

    轉眼間,剩下的只有王義高,他開始驚慌失措并向后滑動。看到歐楚陽朝他走來,他的外表兇猛,但他幾乎暈倒了。他說:“歐楚陽,你想要什么!?我警告您不要輕率行事,否則您的死亡將非常丑陋。”

    歐楚陽看著他,好像他是個蟲子,冷冷地說:“哪怕爛葉子也有清晰的脈。作為一個練習武術的人,你怎么會像膽小鬼一樣失去自己的骨干?你一遍又一遍地困擾我,我已經忍受了兩次。如果我再次忍受你,那我出于什么原因練習武術?”

    就像歐楚陽所說的那樣,他立即來到了王一高的面前。王義高的鵝毛漲了起來,差點讓他的褲子生氣。他心里有一個念頭。這個歐楚陽,他瘋了嗎?他敢打我!?

    “你敢!?我的父親是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歐楚陽猛地一拳,王一高可憐地尖叫。歐楚陽的拳頭蘊藏著隱藏的能量。盡管他還沒有達到“像絲綢一樣流動”的目的,但是他還是邁出了一步來實現一種堅硬而溫柔的動作。拳頭的能量滲透到王一高的器官中,咳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歐楚陽用另一只手瞄準,用“啪”的聲音拍打王一高的右臉。王義高像旋轉的陀螺一樣旋轉,跌落在地上,看到星星。

    歐楚陽的手掌將嘴唇的一側張開,一顆牙齒掉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王義高捂住了嘴。他看著流血的手,憤怒地變成紅色的眼睛。他從小就在將軍辦公室長大,從來沒有人敢打過他。他向歐楚陽伸出沾滿鮮血的顫抖手指。“我……我會殺了你!”

    “殺我?也許你不會有這個機會。”歐楚陽上前,握住長矛。一種殺人的意圖開始從他身上散發出來。

    感覺到了這種殺戮的意圖,并且看到他的脖子距離槍桿不到半英尺,王義高的自信和憤怒完全破滅了。他跌落在地板上,開始大聲地爬起來,同時大喊“謀殺!”

    歐楚陽知道,在光天化日之下他無法殺死將軍的兒子。盡管那拳頭充滿了隱秘的能量,但這是非常緩慢的非致命攻擊,只讓王一高感到疼痛。至于他的唇裂,雖然會受傷,但可以用一些藥物治愈。

    但是在主要道路上,更多的蹄音開始響起。歐楚陽看了看,發現有一個三十歲的男人到了。他留著小胡子,穿著上尉的衣服,腰上掛著劍。他迅速騎到這里,在他后面又是幾名軍官。

    看到這些軍官,仿佛王義高已經看到了光明。他大聲喊道:“救救我,他想殺了我!”然后他沖向他們。

    歐楚陽看到這些軍官,皺了皺眉。他突然了解了王義高行動的目的。他的目標是惹麻煩。事實是,他沒有想到騎馬的人,甚至他的奴才都不會傷害到他,但是他想制造麻煩,以便維持七門拳皇高考的政府來逮捕他。他們自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 我是會員,將本章節放入書簽 復制本書地址,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捕鱼大师稳赢版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