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書簽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 | 我的書架 | 手機閱讀

新無錯小說網 -> 武俠 -> 姬叉 -> 問道紅塵

第一一一九章 重中之重
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    “你我所知的信息差不多,是否另有貓膩,你家流蘇都不能確定,我當然也不能確定。”瑤光懶懶地靠著門柱,小口喝著酒,隨意道:“但想必你我都知道一個道理……”

    她手一翻,變成了兩只空酒杯,對扣在一起,扣上的同時抽走了內部空氣。

    于是酒杯如同黏合,牢固無比。

    秦弈:“……”

    算了,不把她們當一般古人。當對大道認知達到她們的層面,這種事情只不過是常識了,說不定羽裳現在玩氣壓的,還研究得更深。

    瑤光道:“原先此界,便如這酒杯,與外隔絕。然而一旦內部進入了外部空氣……”

    她注入了一縷空氣。

    酒杯分開了。

    “就再也不牢固了。”瑤光隨手丟下酒杯。

    秦弈知道她的意思:“他經過長久的滲透,此界內部已經到處都是他的能量殘余,尤其是天隱子帶下界的那批人盡數有過他的印記……即使印記消除,在此世也早就遍布屬于他的‘空氣’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瑤光道:“或許這種滲透未必能像分開酒杯一樣讓他輕易進來,他依然要嘗試破門。但我相信,一旦他進來了,他長期布置的能量屬性就會瞬間沸騰,比如……此世法則將被他的法則所替換,不再是你我所熟悉的,單是此效就非常麻煩。”

    秦弈默默點了點頭。之前天隱子已經有過端倪,他剛剛突破的太清,就隨意解釋陣法定義,未必是他的水平足夠,而是使用的法則與此世不同。例如另一個世界的法則里,陣法不能以如此駁雜的形態構架,所以妖魂古陣瞬間失效。

    窺斑見豹,若被這個天外人進來,以他的法則為主的話,那大家很多手段都崩了。自己來找瑤光,本來也是認為天界一體的力量是個大殺器,若是直接失效那可就傻眼了。

    不靠各種陣法輔助的話,單靠硬實力,此時大家都未達巔峰,打不過。

    說大家的信息一樣,倒也未必,瑤光這邊的信息明顯更多一點,至少這些年天界之事,天磐子能說個底朝天,她掌握的細節明顯豐富一截。

    瑤光道:“天隱子帶下界的人,只是天宮的一部分,天宮仍有大量暉陽乾元者,有些是原先背叛我投了九嬰,有些是一直潛伏等我,有些是下界你們的熟人。我正在讓天磐子逐一分辨……不追究往事,誰都一樣,只看誰身上有天外印記,清洗一遍再說。”

    秦弈笑道:“陛下大氣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此非大氣,不過常理。”瑤光淡淡道:“便是為了對付你們,我也要重新組織一支屬于自己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秦弈:“……”

    瑤光道:“既然你現在還能守門,就先守著。守到大家實力再漲,到了太清圓滿,那時候便是讓他進來替換了規則,我們也有自信能贏。又或是守到幽冥重塑,屆時三界穩固,情況便又不同,不說他還進不進得來,便是進來了,恐怕也很難隨便替換規則了。”

    秦弈無奈道:“你早就是這種考慮,所以扣押我另有個意思就是,為了自己離門更近,讓棒棒她們離門遠點?這能差多少啊,打的這種小主意。”

    瑤光當然是有這點小九九的,只不過堂堂天帝居然算計到這種雞毛蒜皮的小心計上,有點丟人。剛剛還夸她大氣來著……

    看著秦弈古怪的目光,瑤光臉上有些掛不住,直接起身要跑路:“興盡矣,明日再與先生飲酒。”

    “誒等等。”秦弈一把拉住她的袖子。

    瑤光目光下移,看著他拉著袖子的手。

    秦弈賠笑:“既然你我的事談完,讓無仙陪我說說話唄。”

    瑤光的臉色變得更是怪異:“你這是想,我前一刻還在和你勢力對談,下一刻到你懷里被把玩?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,渣男!”

    “誒誒誒我不是那意思……”秦弈探著手,瑤光早就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到了快要消失的時候,才留下一句:“明早可以讓李無仙見你,你師徒倆也給我正常點!”

    說完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秦弈靠坐在門柱上,低頭看著酒杯揣手手。

    確實不是那個意思,因為他知道之前把玩的人絕對是瑤光,換句話說之前和李無仙壓根就沒交流。實際上直到現在,就才跟真正的李無仙說了一句話……如果腦補一個小姑娘蹲在對方識海眼巴巴看著師父的感覺,很心疼。

    很想和真正的無仙說說話。

    可惜主動權在瑤光身上……就連所謂明天見面的“李無仙”到底是真的還是瑤光,他都不能預見。

    頭疼。

    同樣此時的瑤光也不好過。

    看出師父心疼無奈的樣子,屬于李無仙的感情再度爆發:“瑤光你放我出去,我要師父!”

    瑤光怒道:“急什么!不是讓你明早去了?你還非要陪他過夜不成!明早你就好好給我師慈徒孝,再亂七八糟的下次就別想出來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最后主動親他、還被摸得濕漉漉的人不是你自己嗎?”

    “……閉,嘴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次日一早。

    秦弈正盤坐在門前,抬頭看著湛藍的光幕沉吟不語。

    如果說門的完整對于天下都極有意義,那顯然意義最大的是對他自己。

    尤其在這靈氣濃郁得能讓人醉氧的天界……

    完整的大道感悟、濃郁的靈氣、取之不盡的天材地寶……

    秦弈首次感受到了遠古人族修行的效率。

    當年流蘇和瑤光,修行到太清絕對不會超過千年,她們的變態效率即使在遠古也是奇跡。但排除她們這種奇跡來說,遠古無相的數量已經可以證明當年修行的強盛。

    如今秦弈體驗就很明顯,只是修行了區區大半夜的時間,他那太清一層的修行快突破了……

    當然和反攻成功的事件落定有很大關系。每每一件大事完成,都是修行的大跨越,何況這種天大的災劫消弭?如今是太清,見效沒那么明顯,如果是之前的等級,估計都已經突破不止一層了了。

    但無論如何,修行變容易了還是很明顯能體會到的。

    此時才可以完全體會,這個世界的層級其實很高……如果按小世界中世界大世界不斷飛升套娃的套路來看,這個世界起碼屬于中上等級。

    想來也對,能與大宇宙直接相接的世界,本就該是大世界的一部分。真正的小世界,就像師姐此時的畫卷吧。

    偏偏這個世界又很“年輕”。

    年輕得太清都沒幾個,還有很長足的發展余地,遠遠沒到極盛之時。

    怪不得惹來天外覬覦,試圖收取本源。

    也怪不得對方挺急的……要是讓此世內部徹底統一認知、眾志成城地發展下去,那時的鼎盛之勢怕是可以橫行諸天,他們根本不可能再占到任何便宜。

    說不定太清之上都要誕生了。

    而如今此世又有了徹底統一的苗頭出現,對方估計會更急,會想盡任何辦法入內。

    真有時間慢慢修行到太清圓滿么?

    恐怕沒那么舒服的事……

    還是得快速統一認知,徹底擰成一股繩再說。

    瑤光就是當下的重中之重,只要都成了自己人,那就好說了……

    正這么想著,就聽見外面傳來李無仙的聲音:“師父師父,我來啦!”

    轉頭看去,昨夜坐而論道的瑤光如同乳燕投懷,飛一樣撲進他的懷里:“師父!”

    秦弈一時有了點恍惚。

    太考驗人的腦力了,有時候真分不清哪個是瑤光,哪個是無仙……或者壓根就沒區別?

    似幻似真。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 我是會員,將本章節放入書簽 復制本書地址,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捕鱼大师稳赢版下载 北京单场快中彩 股票融资费率 北京赛车预测158网 2019幸运赛车走势图 炒股配资爆仓 快乐12开奖走势图辽宁快乐12 六台宝典免费资料彩图 证监会批准的股票配资平台 组选包胆什么意思 重庆 体彩排列五最准十专家 上海时时乐1000期开奖结果 四川金7乐电脑走势图 北海期货配资 内蒙古快3* 山西十一选五五开奖走势图 广东11选5合法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