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書簽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 | 我的書架 | 手機閱讀

新無錯小說網 -> 暫未分類 -> 北燎 -> 我是半妖

第一千一百零七章:隱兄(第一更)
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    顧瑾炎沖到門簾處,奮力扯開厚厚門簾。

    迎面而來的是被鮮血浸染的大地,就連天空之上飄蕩地狼煙都仿佛染上了殷紅的色彩。

    整個空氣之中,血腥濃烈似酒,四野長風卷起的,皆是死亡的氣息。

    可是,他的顧家軍,淪陷與藏嶺野的顧家軍,正整裝待發,一人未隕。

    山外之山,野外野。

    早已感受不到那離國大軍的鎮壓氣勢,在北方,代表著撤退命令的號角聲不斷吹響,宛若招魂喪曲一般,催促著同袍亡靈回歸。

    云長空持刀立于顧家軍旗之下,面上神色似是因為極度震驚而變得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他腳底下散亂了一地的戰旗,那些戰旗顧瑾炎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皆是北離赫赫有名的黑水軍、赤水軍、青城軍、北野軍四大軍團戰旗以及大大小小的分支部隊戰旗。

    藏野嶺戰場交鋒之中,但凡是顧瑾炎印象中所見過的戰旗幾乎全在這里了。

    他看著眼睛瞪大如銅鈴一眼的顧大少,澀著嗓音道:“顧少,離將二十名通元!兩名長幽!以及三萬大軍!陣師麾下十萬陰兵!”

    說到最后,自己一張臉憋得通紅,眼中爆發出熾熱的光。

    他重重頓了一下,喘息一聲,好似要平復胸膛下激動的心,兩字被他鏗鏘有力的念出:“皆!敗!”

    顧瑾炎整個人像是傻了一樣,喃喃問道:“這……誰干的?”

    云長空像個木偶人似的,僵硬地抬起手臂指了指風口處:“公子……和那兩個姑娘干的。”

    簡直太兇殘,太狂暴,太帥氣了!!!

    當顧瑾炎看到風口之中的那兩名絕世女子,他整個人晃了晃,差點沒站穩,捂著胸口做了幾個深呼吸:“冷靜,冷靜……”

    他緩緩弓腰,然后像民間市井沒素養文化的老太太一樣,狠狠剁腳,臉紅脖子粗:“他奶奶個熊的!!!”

    扭頭就沖進軍帳里,奮力搖著陵天蘇的肩膀:“你小子是神子轉世嗎?我看見了什么!我看見了什么!那是蘇邪!合歡宗宗主蘇邪,十七歲的通元巔峰境天才!

    還有那個!那個大美人!簡直了!她不是靈界鳳隕宮的親傳弟子隱司傾嗎?陸離追了一輩子都換不來她一個眼神,你是怎么將這么一位大美人給帶在了身邊!你他媽是氣運之子嗎?!怎么是個女人都往你身上湊!”

    陵天蘇被他搖得有些無可奈何:“你先冷靜一下,這都不是重點。”

    顧瑾炎面容一肅,正兒八經地又重新在他面前坐

    下,板著臉道:“你老實跟我說,你如今是何修為。”

    陵天蘇倒了一杯茶給他,道:“長幽初境。”

    “長……”顧瑾炎扶額:“你知不知道你拜的那位劍神師父修為也不過才長幽巔峰,你這是要逆天嗎?再過幾年,你是不是還想神游,超了你的師父。”

    陵天蘇笑了笑:“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顧瑾炎心好累:“為什么蜀道難的修行崎嶇,與你而言,就像是吃飯喝水一般簡單。”

    陵天蘇揚眉道:“走過曾經走過的路,總是要快一些的。”

    顧瑾炎沒聽懂這句話,也懶得去深究,只是目光灼灼地看著他,認真道:“葉少,我發現你變了。”

    陵天蘇道:“人都是在一只變的。”

    顧瑾炎搖首微嘆:“可是你的變化很大,變得讓人覺得越來越遙遠,不可捉摸,這些變化無關你的修為境界,我們初遇到現在,也不過才三年光景。

    那時的你就是一個純粹的少年郎,如今一年時間未見,雖然在你眼中還能看到年少時分的影子,但更多的是給人一種極為陌生的感覺。”

    陵天蘇眼眸微斂:“陌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錯,陌生,正如一年前的你,殺性不會如此可怕強烈,縱然是敵軍,但三萬活人,你說殺就殺了,那些陰兵我暫且不論,但是在這世上,還有策反與俘虜這一說法。”

    顧瑾炎抬首看著他,目光透著一絲憂慮:“如今你的眼神深邃不可探測,就像是一片大海,讓人敬而生畏。”

    軍帳外的風很大,門簾在風聲中狂舞,油燈被吹滅,軍帳內的光線迅速黯淡下來,唯有起伏不斷的門簾下,光影不斷。

    兩人的影子,也在正午的陽光之中忽明忽滅。

    陵天蘇看著兩人的影子出神了片刻,隨即輕笑道:“我是葉陵,永遠都是。”

    顧瑾炎面上終于露出了一個微笑,伸手拍了拍陵天蘇的肩膀:“瞧我,一醒來說什么胡話,你權當方才哥哥我說的話是在放屁好了,走走走,聽你的,現在就去魏國找那皇帝小兒算賬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,對了,鳳凰在來的路上救了盛家兄妹,我那盛家哥哥說與你顧瑾炎還是外親關系,想跟著我們一同回永安城發展,你幫忙給安排一下。嗯……還有,你現在叫我隱兄吧,我暫時不想暴露身份。”

    顧瑾炎楞道:“盛家兄妹?盛衛鹿和盛蕓露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這可是神奇了,在這個緊要關頭,他們跑這邊塞來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樣,都是你家親戚,捎帶回去也不費什么力氣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

    知道了,既然兄弟你都開口了,少爺我必然安排得妥妥當當的。”

    顧瑾炎答應得極為爽快,可當他走出帳篷,看到燕天罡的時候,面色晴朗的笑容一下子就冷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陰惻惻的笑出聲來:“這可真是有意思啊,陛下都將你這個不要臉的家伙貶為了邊城軍,你小子倒是有意思,居然混上了女人的馬車想一路順會永安城,膽子也是不小。”

    燕天罡面色煞白,他本不愿跟隨陵天蘇等人來到這等險地。

    可念著那位白衣姑娘實力超凡,而顧瑾炎身中劇毒,危在旦夕,想必也活不長了。

    即便是與他有這私怨,都是要死不斷氣的人了,哪里能夠再對他發作。

    不曾想這才半日功夫過去,他竟然就活蹦亂跳神氣十足了。

    心中叫苦不迭,面對花思雨以及盛衛鹿朝他投來的疑惑目光,他只能夠硬著頭皮上去行禮道:“大晉邊城軍燕天罡,見過顧少爺。”

    顧瑾炎鼻孔朝天,哼哼兩聲:“今日怎么如此乖覺,不亂吠了?要不要少爺在賞你兩口粑粑吃。”

    燕天罡面色一沉,隱忍著怒火不敢發作。

    倒是一旁的花思雨,蹙眉冷冷道:“世人常言顧瑾炎放浪形骸,囂張跋扈,今日看來果然所言不虛!”

    顧瑾炎斜眼看著她:“喲?好一個冷傲的小美人?”

    花思雨柳眉蹙得更深一些,面色冷得跟冰渣子似的:“顧少難道只會以勢壓人嗎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本少只欺壓吃屎的狗,不壓人。”

    花思雨一臉鄙夷:“我竟未想過顧少原是如此一名粗鄙不堪之人。”

    顧瑾炎并未動怒,一臉憐憫地看著他,心道這又是一個被燕天罡騙的團團轉的傻姑娘。

    陵天蘇打斷道:“顧少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,你可別這么看著我啊,隱兄,這小子我不動他,你放心,日后必然有人親自找他麻煩。”顧瑾炎心道,如今正主兒都回來了,就不必勞煩他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了。

    讓他自己去動手,還能撫慰撫慰家中的世子妃,何樂而不為。

    “隱兄?”隱司傾與蘇邪眼眸同時一動。

    蘇邪瞇起那雙漂亮的桃花眼,微綻寒芒。

    隱司傾面色不動,端得是一副沉穩清冷的模樣,心中卻是悄然地哼起了小曲。

    陵天蘇知曉顧瑾炎性子乖戾囂張,但不會無緣無故對一個人表達如此明顯的惡感,不由問道:“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(ps:拿小本本記下來,記下來,2020年六6月21日,半妖終于誕生第三位盟主“狐不悲”啦,為盟主加更,今天五更。)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 我是會員,將本章節放入書簽 復制本書地址,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捕鱼大师稳赢版下载 广东36选7走势图走图 贵州11选5精准算法 内蒙古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 陕西省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 全国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极速11选5是官方的么 七星彩怎么算的很准 辽宁11选5走势图玩法 福彩开奖结果 广东36选7开奖11056 富贵三肖六码3肖6码中特 江苏彩票十一选五 pK10开奖网 重庆快乐农场走势图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前三直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