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書簽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 | 我的書架 | 手機閱讀

新無錯小說網 -> 歷史 -> 尋青藤 -> 民國諜影

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行動開始(求月票)
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    寧志恒的一再叮囑,讓徐永昌心中一熱,他重重地點了點頭,起身將小皮箱和其他物品收取皮箱里。

    寧志恒看著徐永昌收拾妥當,上前伸出手來,徐永昌一愣,趕緊伸手相握,寧志恒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溫言鼓勵道:“我們在青島的人員損失殆盡,這次的行動就只能由你獨力完成了,一切都要小心,鋤奸之后,回到上海,我親自為你慶功!”

    徐永昌急忙身形一挺,鄭重的說道:“請處座放心,永昌一定完成任務!”

    “平安歸來!”

    兩個人握手而別,徐永昌提起皮箱轉身出了房門,寧志恒稍微停留了片刻,抬手看了看時間,也起身走出布利咖啡店,和易華安快速離去。

    當天晚上九點左右,何思明趕到房間,前來向寧志恒匯報情況。

    這幾天來,在日本大本營的一再施壓下,影佐裕樹和土原敬二各自都做了很多妥協,三方會談的進度加快了不少,有時候會議還開到了深夜,何思明的工作也一樣很是繁忙,所以這兩天也沒有時間過來匯報工作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終于找了一個機會,抽出時間前來會面,因為時間緊張,寧志恒也沒有多說,直接讓他匯報三方會談的重要情報。

    果然那些記者們的消息并沒有錯,何思明的敘述中,三方會談已經達成了多項秘密協議,對各方面的權利和利益都進行了詳細的劃分,實際上也是日本的華中,華東方面的利益。

    何思明用腦子盡可能的記下來具體內容,一一向寧志恒敘述了出來。

    寧志恒也用紙筆都記錄了下來,整理之后,然后取出相機一張一張地認真拍攝了下來,并將膠卷仔細收好。

    何思明在一旁擦燃了火柴,寧志恒將記錄紙張湊到火焰上,紙張迅速的燃燒,扔在玻璃煙灰缸里,很快燃成了灰燼。

    一切收拾妥當,寧志恒滿意地看著何思明,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,說道:“這一次青島之行,我們損兵折將,損失可謂是慘重,唯一的亮點,也就是你了,只這幾份秘密協議,情報價值就是難以估量。”

    何思明聽到寧志恒的夸獎,心中自然是高興的,他也說道:“您過獎了,我也就是運氣好,現在按照這個進度,三方會談很快就會完成,此次青島之行也算是略有收獲!”

    “只是可惜了那些勇士,唉!羅雨澤,還是我當初在南京時的袍澤兄弟,沒有想到,竟然也犧牲于此!”

    寧志恒不禁扼腕嘆息,他之前并不知道這一次執行破壞行動的別動隊負責人就是羅雨澤,只是在后來總部發來的電文里才知道了這件事,心中不禁痛心不已。

    當初在軍情處時期,他和羅雨澤同在行動科擔任行動組長,當時寧志恒異軍突起,一舉將行動科的地位提升至軍情處第一科室,在五個行動組長中,盡管寧志恒年紀最輕,資歷最淺,可是話語權卻最重。

    羅雨澤雖然年比寧志恒年長,但對寧志恒很是信服,兩個人相處的也很不錯。

    這些年過去了,當時的第一行動組組長衛良弼如今身居高位,成為了寧志恒的副手。

    第二行動組組長葉志武和寧志恒同赴疆場,早就犧牲在淞滬之戰中。

    第五行動組組長吳華榮在上海參與多次行動,損失慘重,被狼狽送出上海,至今還在蘇南休整。

    第三行動組長就是羅雨澤,如今也在青島英勇殉國,世事變遷,故人不在,這一切讓寧志恒尤為傷懷!

    何思明看著寧志恒心情不佳,也不知如何安慰,于是轉移話題說道:“對了,您知道嗎?華北臨時政府的鄒成斌,已經被特高課逮捕,這可是王叔魯的心腹。”

    寧志恒點頭說道:“這件事我已經聽說了,目前來說已經不是秘密了,相信各大情報部門都已經察覺處不對了。”

    何思明一聽,眉頭一皺,接著說道:“不過這一次被抓捕的人不止鄒成斌一個人,據我所知,還有一個可疑人員被影佐機關抓捕了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一個可疑人員?是什么人?”寧志恒頓時心神一凝。

    怎么又冒出來一個?一個三方會談,吸引了中日雙方各方面的間諜和特工,他們各顯其能,各展手段,就是寧志恒深陷其中,也是感到錯綜復雜,撲朔迷離。

    何思明回答道:“此人是梁安宏的機要秘書,名叫蘇家祥,負責給梁安宏做翻譯的情報官,是我們特高課的寺內少佐,我們兩個人關系不錯,據他透漏說,梁安宏在會議的間隙時,向影佐裕樹詢問了一些情況,其中就提到了他的機要秘書蘇家祥,據說已經招供了,就是他泄露了三方會談的一些情況。”

    何思明在上海的情報官里,交際圈很廣,人緣也很不錯,經常能夠得到很多旁人接觸不到的隱秘消息,這一次蘇家祥的被捕,在維新政府高層并不是秘密,所以何思明也很快聽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寧志恒一聽,也是有些摸不著頭腦,三方會談的情報明明是他匯報給軍統局總部的,怎么又是這個蘇家祥泄露的?這位蘇家祥又是何方神圣?

    現在青島這座大廟里的鬼神太多,各路人馬聚集,寧志恒百思難得其解,干脆就不去想它了,反正最后都交到軍統局總部,讓局座自己去甄別好了。

    寧志恒又和何思明交談了幾句,兩個人這才結束了此次工作匯報。

    第二天的清晨,云來賓館的房間里,徐永昌早早的就起了床,看著自己放在陽臺上的皮箱安然無恙,心里暗自放下心來。

    他打開窗戶,讓冷空氣進入房間,等室內溫度降下來,這才將皮箱拿進房間里,小心地放在自己的床下。

    然后將棉布展開,用煤油將兩層棉布浸透,放在一旁備用。

    很快天色見明,外面的嘈雜之聲越來越清楚,這是特工總部的特務們都起了床,各自做好回上海的準備。

    徐永昌因為是頭目之一,自己占著一個單間,做事情也方便不少,他洗漱收拾妥當,走出了房間,和幾個頭目各自去每個房間收攏自己的手下,清點人員,不多時都已經準備妥當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李志群和王漢民正在庭院中間低聲交談著什么,很快,兩輛轎車開進了院子里,其中一輛轎車上面,下來了一個日軍少佐,李志群和王漢民趕緊迎了上去,他們相互交談了起來,李志群向王漢民交代了幾句,便回身喊了幾個親信手下,一起坐上轎車,和那位日軍少佐一起離開了。

    徐永昌在遠處偷眼觀看,摸不準是什么情況,他抬手看了看時間,已經快要到八點了,這才趁人不注意的時候,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,回身將房間門鎖死,幾步來到床前,彎腰取出了皮箱。

    打開皮箱,抬手又打開套裝在里面的小皮箱,露出裹得嚴嚴實實的塑料布,他從腰間抽出匕首,輕輕地將外面的塑料布劃破了幾個口子,然后小心地把兩層棉布裹在外面,密封的嚴嚴實實,最后把小皮箱合上,系上皮扣。

    他又將小皮箱小心地放回皮箱里,在取過幾件衣服蓋在上面,偽裝好之后,又手腳麻利地把屋子里的物品收拾了一下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聽見外面車輛的聲音,徐永昌知道,這是特高課安排車輛來了,他不再停留,一手拿起皮箱,推開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很快特工總部的所有人員集合,徐永昌看見其中一輛轎車的窗戶搖了下來,帶隊的特高課聯絡官橫田少佐,還有坐在后面的付勝遠都伸出頭來,和王漢民打了一聲招呼,王漢民揮手示意,上了另一輛車,其他人員也分批上了車,一路向機場駛去。

    車隊很快來到了軍用機場,關卡處的警衛們檢查了橫田少佐的證件和公函,根本沒有多做檢查,很快揮手放行,車隊繼續前行,進入機場內部,來到一處候機室門口。

    在橫田少佐的招呼下,眾人紛紛下車,徐永昌手提皮箱也下了車,這個時候轎車門打開,王漢民先下了車,幾步上前,為付勝遠打開后車門,將付勝遠攙扶了下來,徐永昌眼光一閃,快走幾步,一把攙住付勝遠的另一邊身子,輕輕將他扶下車。

    “有勞了!”

    付勝遠看徐永昌有些面生,不知其身份,輕聲道了一聲謝。

    “這是二大隊中隊長徐永昌!”

    王漢民開口介紹了一句,付勝遠點頭示意,徐永昌也微笑著沒有說話,王漢民知道他不善言辭,也不以為意。

    這時從另一邊車門下車的丁明珍,看著丈夫已經有人攙扶,便轉身打開后備箱,里面有幾件行李箱還有兩個木箱,一旁的趙凱也是很有眼力,趕緊招呼著幾個手下跑上前幫忙。

    丁明珍急忙囑咐道:“輕一些,里面有些古董,還有幾件瓷器。”

    這些行李箱都是付勝遠夫婦的隨身物品,更重要的是他們這么多年來一些積蓄,付勝遠身處高位,丁明珍又是大戶人家的小姐,這些年來積攢的身家不少,這一次離開青島,只怕以后再也不能回來,自然要把家當全部帶走。

    “好的,夫人請放心,我們一定輕拿輕放!”趙凱連聲答應,招呼大家小心抬放,然后一起進入候機室內。

    大家進入候機室,暫時稍作休息,徐永昌將付勝遠攙扶到座位上,就退在一旁,目光則看向付勝遠夫婦攜帶的那一堆行李。

    這些行李不少,倒是一個可以利用的好機會,徐永昌盡量離的近一些,這樣等一會可以搶著幫助運輸行李,找機會把皮箱混入行李中,一切就好說了。

    時間又過去了十幾分鐘,此時已經是八點四十分,徐永昌不由得心中焦急,盡管寧志恒交代,黃磷融合煤油的時間在一個小時二十分鐘左右,可是徐永昌心里到底是不確定,現在已經過去了四十分鐘。

    不多時,橫田少佐走了進來,低聲對王漢民說道:“王主任,影佐將軍打過電話來,李主任有些事務沒有處理完,你們就不用等他們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們就不等了!”王漢民一聽,也是點頭答應。

    徐永昌在身側不遠,聽的很清楚,不由得心中暗叫可惜,李志群竟然在這個時候放棄登機,留在青島,這一次的刺殺目標就少了一個,豈不是浪費了這一次的好機會。

    不過主要目標付勝遠還在,能除掉一個算一個!

    此時,王漢民起身命令大家登機,橫田少佐當前一步,走在前面,領著眾人前行,王漢民和丁明珍攙扶著付勝遠慢慢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徐永昌抓住時機,他左手提著自己的皮箱,幾步上前來到付勝遠的行李旁,伸出右手提起一個行李箱,趙凱和其他幾個隊員也趕緊上前將這堆行李抱起,跟在徐永昌的身后向機場趕去。

    橫田少佐走的很快,可是付勝遠的行動不便,即使在王漢民和丁明珍的攙扶下,也行進的很慢,徐永昌手提著行李箱,緊走幾步超過了付勝遠等三人,跟在橫田少佐的身后,很快來到了停機坪。

    兩架客機停在坪場,機艙門已經打開,徐永昌對橫田少佐趕緊問道:“少佐閣下,我們主任乘坐哪架?”

    橫田少佐看著徐永昌雙手都提著行李,知道這是要提前安放行李箱,便指了指右側的一架客機。

    徐永昌不再猶豫,率先提著行李就登上了機,趙凱等人也在后面提著行李箱,抱著木箱子跟了上來。

    徐永昌進入艙門,目光掃向機艙中部,他腳步不停,很快來到之前寧志恒為他指定的位置,果然這里的兩側都有倉口,徐永昌放下行李箱,上前打開倉口,順手就先把自己的皮箱放了進去,然后再把付勝遠的行李箱放入,擋在自己的皮箱前面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趙凱等人也提著行李箱走了過來,徐永昌說道:“大家都動作輕一些,不要磕碰,都給我!”

    于是徐永昌一件一件從隊員的手中接過行李和木箱,仔細地擺放在行李倉里,這個行李倉不大,等木箱放進去,也就裝滿了。

    這個過程中,大家七手八腳的,誰也沒有注意到,徐永昌原來的皮箱去了哪里,就算有注意的,也只以為那個皮箱也是付勝遠這些行李中的一件。

    徐永昌把倉門關好,示意大家都下飛機,畢竟這個時候王漢民和付勝遠還沒有上來,按照上下等級的規矩,大家都要下機等候。

    幾個搬運行李的隊員都下了飛機,徐永昌走在最后,此時王漢民和付勝遠也剛剛走到停機坪,在飛機的階梯下,和橫田少佐說著話。

    “橫田君,這一次來到青島,多謝您的關照,有機會到了上海,請一定聯系我和李主任,讓我們有機會盡一盡地主之誼。”

    橫田少佐之前對這些中國人還有一些不屑,可是在之后的接觸中,對李志群和王漢民的能力頗為認同,觀感大為改變,也是微微一笑,頓首說道:“王主任,太客氣了,此次合作讓我也學習了很多,希望以后再次合作。”

    兩個人寒暄了幾句,這才握手而別,王漢民和丁明珍扶著付勝遠走上階梯,這個時候,徐永昌正好剛剛走過王漢民的身邊,卻突然被王漢民一聲喊住:“永昌,等一下!”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 我是會員,將本章節放入書簽 復制本書地址,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捕鱼大师稳赢版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