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書簽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 | 我的書架 | 手機閱讀

新無錯小說網 -> 武俠 -> 試劍天涯 -> 修真大工業時代

第189章 要動手嗎?
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    聯合國議會上,氣氛一時間有點沉默、也有點尷尬。

    但大洋集團的代表卻悠哉悠哉的,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終于王瑞陽再次開口了,“李宇代表,你這樣做,不利于問題的解決。”

    李宇輕笑一聲:“解決問題嗎?我曾經當過張總的秘書,又曾單獨治理過新開發的區域,解決問題方面,不勞王總費心。”

    “但最近的會議,你們大洋集團一直三緘其口。若有什么意見,還請說出來。你們不開口,我們怎能知道大洋集團的需要呢。”

    “沒意見啊。暫時我們大洋集團就是來看看,看看你們能討論出怎樣的一個結果!”李宇嘴角露出一點嘲諷,“討論一年了,大家除了討論還在討論。商隊沒有建設,管理沒有眉目,沒有商業計劃,也沒有預期目標。

    這樣的討論,我們大洋集團不會提出任何建議。浪費時間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這不是解決問題的態度!”王瑞陽怒了,“我們現在之所以無法解決問題,還不是因為大洋集團不配合!你們有那么多消息,為什么不公開?你們難道不是聯合國的一員嗎?”

    李宇輕笑一聲,坐著不動了。這樣的話題,完全沒有討論的價值。大家都揣著明白裝糊涂,這樣的會議就是一個笑話。

    要是天元星沒有接觸外界,沒有外界的威脅,還是大家內部自己玩,這樣扯皮也沒關系;但在如今情況下,還如此扯皮,就是腦子有病了。

    爭取利益大家都能理解,但為了爭奪利益卻將所有的安危等都丟到腦后,李宇覺得沒有必要和他們繼續談判下去了。

    還有,李宇雖然不知道大洋集團已經暗中派遣了艦隊出發,但以他對張浩的了解,加上最近大洋集團高層的動作,卻也隱隱推測出一些事情:

    只怕大洋集團早就暗中行動了,所以張總才對眼下的談判不再關注,甚至是無動于衷。更甚至,張總說不定已經放棄這所謂的聯合國了。

    王瑞陽呢,眼看李宇不說話,他看了一眼旁邊走神的劉欣雨,隨后用眼神暗示別人開始動作。今天,老王可是已經做了萬全的準備而來的。

    立即有人發言了:“我提議,否定大洋集團一票否決權的積累制度。每年只有一次。”

    眾人紛紛點頭。但李宇很自然的使用一票否決權。

    又有人提議:大洋集團一直都是一個集團,而非國家,建議重新討論大洋集團四大理事國的地位。

    李宇自然再次一票否決。

    又有人提議:建立全新的經貿組織,重新商定政策等,此前大洋集團打造的商業體系必須服從新的組織。

    又是一票否決……

    一次又一次,老王今天是有備而來。很快就三十多次。終于,李宇手中剩余的一票否決權,只有三個。

    王瑞陽露出了勝利的笑容:“李宇代表,我這邊還有五個提議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。”李宇依舊是那么的云淡風輕。這樣的表現,讓王瑞陽微微皺眉,總覺得事情或許會有些超乎掌控。

    實際上,當看到李宇好不眨眼的用掉此前積累的那么多一票否決權的時候,王瑞陽心中就有點惴惴不安了。

    不過事情到了這一步,王瑞陽也沒有了多少選擇。這是典型的箭在弦上不得不發。

    終于,王瑞陽提了三個提議,再被否決后,王瑞陽提出第四個提議:“組建聯合商隊,由聯合國議會統一指揮。大洋集團需要為商隊提供技術支持、信息支持、情報支持。當然,商隊會根據這些價值,給予大洋集團相應的回饋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李宇還是懶洋洋的,“那么這個價值的評價,由誰負責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聯合國議會。”

    李宇點點頭,卻起身就走,“我回去和張總說一聲。具體的情況,等我通知吧。”

    看著李宇就這樣云淡風輕的離開,王瑞陽想要開口攔下,卻又不知道說什么好。就這樣看著李宇施施然離開。

    王瑞陽微微皺眉,但看到大家都在看自己,連劉欣雨也似笑非笑的看自己,王瑞陽不得不收拾心情,重新開始討論。

    大家主要討論的是,如何讓大洋集團乖乖低頭。當然,大家都充滿了迷之自信:大洋集團雖然厲害,但總不能和整個天元星文明為敵吧。我們也不是要大洋集團完全低頭,只要大洋集團稍微漏漏手指就好。

    嗯,老王等人覺得,他們的要求并不過分,只要大洋集團稍微漏漏手指就好~

    然而不到兩個小時,王瑞陽剛從會議室出來,秘書就悄悄通知老王:王總,快看網上,大洋集團的官網。

    網上?

    王瑞陽打開手機,點開秘書發送的鏈接,馬上就看到了讓秘書緊張的東西。

    是視頻,確切的說是經過剪輯后的、聯合國議會談判的視頻。這是一年以來,大洋集團參與的聯合國會議的剪輯版本,會議內容是向屏星星座黑市派遣商隊、打通商路的問題。

    一年的談判,壓縮到兩小時的視頻中,當然會丟失太多的細節,但大概情況卻不變。而且大洋集團的編劇人員剪切的很是巧妙,稍微有些‘凸出’主體,卻沒有夸大和編造。

    王瑞陽認真的看完了,一個細節都沒有放過。等看完了視頻,王瑞陽的面色已經陰沉的能滴下水來。

    “啪!”王瑞陽一巴掌將手機拍在華貴的桌面上。經過法術加固的桌面上出現一個深深的巴掌烙印,破碎的手機鑲嵌在桌面里。

    那視頻的內容,王瑞陽自己看了都覺得怒火熊熊——欺人太甚。

    視頻內容經過剪輯后,清晰的表明了聯合國在王瑞陽的帶領下,如何罔顧情誼,罔顧天元星文明的安危,不擇手段打壓大洋集團的全部過程!

    而這個過程中,大洋集團卻不斷忍讓,節節后退,直到被逼到墻角。

    哪怕是王瑞陽自己看到這個視頻,都覺得自己太過分了。那么可想而知這個視頻對整個世界的沖擊。

    但更讓王瑞陽擔心的,卻是大洋集團這明顯是蓄謀已久!一年的談判,竟然全都被記錄下來了。而且在視頻下方,還有一個連接,這一年的所有談判視頻資料,全都在,大家可以隨意點擊查閱。

    “王瑞陽啊王瑞陽,枉你自以為很聰明,卻不知道自己竟然在一年前,就被大洋集團給算計了。呵呵……大洋集團……大洋集團……”

    王瑞陽渾身青筋暴起,一種說不出的猙獰在他身上綻放。

    忽然一個瑩綠色的身影緩緩爬出,爬到了王瑞陽的腦袋上,那是翠綠色的九幽龜。這么多年了,九幽龜依舊沒有長大,但渾身卻已經散發出法相級別的氣息。這氣息在現在的天元星不算什么,但九幽龜能夠安撫人心的效果,卻極為重要。

    王瑞陽在九幽龜的幫助下,漸漸冷靜下來。而后王瑞陽終于認識到自己現在的處境不妙。

    再次拿出一個手機觀看起來,卻見那個視頻下方,短短兩個小時,就已經有上千萬的回復,回復數量還在爆炸式增長:

    “太過分了,王瑞陽那句‘既然你們這樣在乎天元星,為什么不能付出的更多一點’,聽得我惡心。這樣的話,他竟然說得出口。優秀有錯嗎?大洋集團優秀了,就應該付出更多?”

    “心疼張總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抱一抱張總……別想歪了,我想給他一點溫暖。”

    “歪了歪了,樓上的停車,駕照拿出來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都別鬧。樓上的趕緊回家吃奶。要我說,我要是大洋集團的談判代表,一巴掌打在王瑞陽臉上。我倒要看看老夫練了三千日的鐵砂掌,能否打破他的臉皮。”

    “懷疑樓上的也在飆車,雖然沒有證據。老子家里是搞貿易的,最近一直在等星際貿易的信息,卻怎么也等不到結果。艸了,今天才知道竟然是這樣一個結果。

    麻蛋,討論一年時間,竟然連一條可行性策略都么有。那些混蛋們竟然在忙著劃分蛋糕。可笑的是,眼下這個蛋糕還是大洋集團畫在紙上的!

    我忽然有一種智商上的優越感。”

    “贊同樓上。我覺得,我有成為聯合國會長的潛力。”

    “樓上是豬嗎?”

    “豬得罪你了,這樣侮辱豬。”

    “我最新換王瑞陽王總的一句話:你們這樣優秀,為什么不奉獻,帶著整個天元星文明進步?請看1:24分的那一段。帥呆了。

    我看到這句話的時候,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:我現在好窮,王總,能支援點嗎?不用多了,您的財富的萬分之一就好。如果您愿意,我會帶領十萬名志愿者支持你!頂你到底!一直頂到你的肺!”

    “大家聽我說,我家有礦,最近在與大洋集團合作。其實你們不知道,大洋集團做事很不地道。這視頻我也看了,但這都是大洋集團的一面之詞……

    抱歉,喝醉了。貓老板叫我了,鏟屎去了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王瑞陽看了好一會評論,基本上是一邊倒。雖然也有一些支持自己的,但大部分還是站在大洋集團一邊。看評論人員的地址,來自五湖四海。

    正所謂公道自在人心,相比于現實,網絡上因為不用承擔說真話的惡果,大家紛紛支持大洋集團。

    但影響,才剛剛開始。

    很快網絡上就有人評論說:聯合國議會剛剛開始,就開始有腐敗現象發生,王瑞陽、乃至聯合國議會,最后階段的討論,完全就是在針對大洋集團,在毫無顧忌的爭權奪利。他們在肆無忌憚的消耗大洋集團的善心,以及一票否決權。

    我所有大洋集團行使一票否決權的決議都看了一遍,發現大洋集團通過一票否決權,阻止了很多惡劣事件的發生。大洋集團從來沒有濫用過他們的權利。

    而今,大洋集團的一票否決權被惡性耗盡,大洋集團的善心被如此惡意的對待。我很擔心以后的天元星文明將何去何從。

    失去了大洋集團,我們還剩下多少能力?

    也許有人會說,大洋集團也有私心,并不完全可信;但除了大洋集團,你再給我找個可信的、還有能力的出來啊?

    外界紛紛擾擾,大洋集團這邊甚至都出現了游行。廣大民眾紛紛發表言論,要求大洋集團脫離聯合國!

    這是大洋集團民眾們的聲音。大家覺得,自己幫助聯合國已經夠多了,但這些白眼狼不知道感恩也就罷了,還貪得無厭。

    但是不管是王瑞陽還是廣大民眾都不知道,此時劉欣雨正趴在張浩懷里,懶洋洋的伸了一個懶腰,輕聲問道:“時機已到,要動手嗎?”

    張浩輕輕撫摸劉欣雨如瀑的秀發,輕聲問道:“有幾成把握可以做到完全集權?”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 我是會員,將本章節放入書簽 復制本書地址,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捕鱼大师稳赢版下载